首页 资讯 财经 生活 娱乐 健康 旅游 教育 体育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公司 消费 房产

李迅雷:不认可新周期 建议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旅游资讯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14
摘要: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lixunlei0722 作者: 李迅雷原标题:当前经济格局下的资产配置策略9月7日晚上,我应邀参加北大汇丰金融前沿讲堂,以

原标题:当前经济格局下的资产配置策略

9月7日晚上,我应邀参加“北大汇丰金融前沿讲堂”,以当前中国经济格局下资产配置策略为题发表演讲,并与现场观众进行交流。感谢巴曙松博士的推荐、北大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教授致辞和涂志勇教授的精彩点评,更感谢海闻院长亲临会议现场给予支持。

李迅雷:不认可新周期 建议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

与北大汇丰商学院院长、副院长及部分师生合影

李迅雷:不认可新周期 建议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

9月12日《香港商报》发布了我在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演讲报告,该文经我审阅,但仍有纰漏,为此,本篇为我再度修改后的版本,即根据演讲速记稿进行删减、修改和补充后形成的文字材料。

第一部分:当前中国经济特征:存量主导

存量主导的逻辑很简单:中国经济虽然增速下降了,但存量却是越来越大,增量相对存量而言就显得小了,如果经济零增长或负增长,就完全变成存量经济。之所以说当前是“存量主导”,是因为增量还在、还有影响,只是在不断缩小。

除了国内经济之外,大家还比较关注欧美经济,认为欧美处于复苏之中,对中国经济将产生正面的影响。此外,大家比较担忧美国加息和美联储缩表的问题。或者,与其说大家很关心欧美国家的金融收紧,不如说大家更在意潜在政策或措施将会对资产价格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人民币是否会有贬值压力?中国股市的走势将如何?

美国货币政策影响力被高估

存量经济下各国间此消彼长

本人认为,这些潜在举措对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影响并不大。首先,美国经济虽然正在复苏,但只是弱复苏,通胀回落或不达预期会放缓加息的步伐。现在是9月份了,大家已经较少讨论美联储加息,从侧面说明加息概率不大;其次,大家讨论美联储缩表,认为它的杀伤力可能比加息更大。关于美联储缩表的影响,我们不妨反过来看,在其扩表时期正面影响是否很大呢?如果影响很大,美国就没必要搞三次QE(量化宽松政策)了。

此外,中美之间的金融体制和机制也不一样,美联储与美国商业银行间的关系,跟中国央行与中国商业银行的关系不同。我国的商业银行是风险偏好型的,因为我们的金融企业基本都有政府的信用背书,可以实现刚性兑付。

而美国的商业银行没有刚兑,其风险偏好相对较弱。因此,当美联储扩表时,美国的商业银行往往不太响应,美联储缩表时也一样,商业银行或许认为美国经济还处在上升通道,不会因美联储的缩表动作而立刻收缩负债。因此,对于美联储缩表一事,也不用太担心。全球经济形势对中国来说,总体上还是有利的。今年,我国出口贸易摆脱了两年的负增长,便是全球经济回暖的一个较好信号。

我再提一个与“存量经济主导”相呼应的观点,就是全球经济是此消彼长的。大家常说要“双赢”,但这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有在彼此谈得拢的时候才可能实现,而实际中大多数时候谈不拢。中国的崛起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彼时日本也好,四小龙也好,对美贸易顺差都很大。中国崛起后对美贸易顺差不断扩大,日本和四小龙(对美贸易顺差)就回落了。中国在全球排名提升,另一些国家的排名必然要相对下降。

中国、日本、四小龙、东南亚各国对美出口份额的变化

李迅雷:不认可新周期 建议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

数据来源:WIND, 中泰证券研究所

如果印度或东南亚其他国家拥有更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也会对中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在判断中国经济下一步能否走强时,我们还要研究这些国家的经济是否会走强,以及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的压力。

时下,“周期”这个话题很火爆。在我看来,中国经济还处在中长期的下行通道当中,根本谈不上新旧周期和经济开始上行的问题,而是经济何时见底的问题。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经济在今年不是已经见底了吗?那么,请问这一判断是依据多长时间的数据呢?爬过山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上山途中可能要经历数段下行,下山途中也会偶有上行。我们不能因为在下行过程中经历了一小段上行,就判断我们又在上山的途中了。

今后五年、十年或者更长期的经济走势会如何呢?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三十年,2007年走出了第一个头部,那是最高点;2010年走出了第二个头部,因为有“两年4万亿”的公共投资拉动。

经济增速变化主要归因人口结构

未富先老导致投资拉动模式难改

那么,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速下行了呢?其中一个较为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人口:人口老龄化、流动性下降、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减少,这是根本原因。人口变化恰好和我国GDP增速下行时间一致,都发生在2011年。这一年,中国新增外出农民工数量首次出现下降,之后持续下降,至2016年只有50余万人。

2015年起,中国流动人口数量也开始减少。除了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之外,我认为用简单的数学也能做出很好的解释:即便增量不减少,只要不变或增加的量不够大,增速必然下降,因为存量越来越大了。

李迅雷:不认可新周期 建议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

如果看得更长远些,可以发现中国经济增速和出生人口是相关的。历史上,出生人口较多的年份, 20年后迎来了经济较高速的增长: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增加了,抚养比例下降了,经济增速就上来了。从这个意义来讲,经济增长就是一个人口现象。如今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伴随着城市化进程放缓,这几个问题重叠在了一起。

人口结构问题不是通过经济政策可以解决的,因为是长期形成的,并非短期问题。

责任编辑:旅游资讯网